第一章

这几天我走路轻飘飘的,连我们公司的前台秘书都一个劲地笑话我.

“阿混,你买了房子就骨头轻了,走路也轻飘飘的,什么时候请我们吃饭呀!”

这小丫头哪知道,我这是累的.自从开始装修以后己经折腾的我筋疲力尽,买房的喜悦早已被冲到九霄云外了.装修的这帮家伙真是属驴的,你不打他他就不走.你一打他他就倒着走.非得象爷爷一样哄着劝着,不然不知道他会在你看不见的当儿搞什么鬼.听说有的装修队如果不满意东家会把垃圾藏在装修的隔层里.

隔壁小刘还教我了一招,装修最后再安装浴缸和马桶,这样他们就没法用你的新浴缸和马桶了.我心想洗澡还好,没有马桶,人有三急怎么办?没想到不用我操心,我的装修兄弟们对使用下水管道的熟练程度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对付碗口大小的排粪管就象美国轰炸广岛一样准确无误.我打心眼里真佩服的五体投地.

装修真是锻练人,以前我在家里是五谷不分,现在倒好上海东西南北的建材市场.我是摸的门清.前一阵流行铺地毯,后来又时兴大理石地砖.转眼之间.国家科工委又发布了大理石有幅射的报告,于是每家恨不得都换成地板.地板和地板之间也是有讲究的,总的来说就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于是铺实木地板的看不起复合地板的,铺三尺的看不起铺一尺的.就差恨不得把一棵大树拿来劈里咖嚓剁成板,铺在家里了.还是达尔文爷爷说的好,人都是猿猴变的,从树上下来还是会回到树上去的

现在我终于结束了折腾,搬到树上去了.十四层,全实木装修,真他妈的和树上没啥两样.从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上海正在造的轻轨和混浊的苏州河.

liangwan

这个楼盘原来是上海有名的棚户区,就是有名的坛子湾和桶子湾.后来市政改造.一定要去掉这丫毒瘤.才造起了我们两湾新城.开发商为了更多的人民群众能住上好房,刻意提高容积率,搞的整个小区密密麻麻,拥挤不堪.还有些恶意的报道.说两湾新城的高容积率将会导致两湾新城重蹈坛子湾和桶子湾的复辙,会造就五十年后的贫民窟.并且还说.现在购买该楼盘的人都是”港督”.

啊呸!

我就不信这个邪.两湾新城里建筑各式各样,从香榭里舍式到土尔其式,几乎包括了欧洲各大城市的集合.我现在住的楼就叫维也纳,有叫维也纳的贫民窟吗!

为了达到中产的标准,我咬了咬牙还多买了个车库.是为将来的宝来准备的.现在暂时没有用,偶尔朋友来了停停新大洲什么的.有人劝我先买一辆二手车先开着,我就跟地急、那是小资的作法.知道什么是中产吗?中产就是最牛逼的知识分子,象比尔或着泽楷一样的.看似不修边幅,一件汗衫或套头衫好象已经穿了二十年似的看不出颜色,其实够你一年的工资了.打高尔夫就和种菜一样随意,一个不小心就打进八十竿.平时要么不开车、开车就开欧洲车.就算骂人的时侯还特和蔼,特有人情味.而小资们就不一样了,每天开着要么普桑,要么捷达在我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搞的城市交通乌七八糟.

我也平时基本不开车,主要是乘地铁、谁让我们两湾新城离地铁这么近的.

没地铁的地方怎么办?

没地铁的地我根本不去,去那穷乡僻襄干吗?

自从我买了房,公司里面原来总是不苟言笑的小苟也对我笑脸相迎了,总拿白眼瞪我的小邓也给我明送秋波了,我顿时有种中国人民站起来的感觉,一九四九年到了!我正陶醉在解放的喜悦当中,突然电话铃声一阵急响,”叮铃铃”,”叮铃铃”.

我靠,这一大早谁会给打电话?

Categories: 上海双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