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喂,哪位?”

“阿混啊,我是业委会李妈妈.我来提醒一记侬,不要忘记了下午的楼长碰头”

“好,好,我一定到,一定到,在哪儿”

“金爵士会所”

原来是业委会的李妈妈通知开会的.以前都是叫居委会的,这不是响应市场经济的号召才改成业主委员会的.本来我是不想参加这个什么劳什子业主委员会的、可是李妈妈硬是要把我拉上,说现在的基层领导阶层就需要我这样子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又有文化,让我当维也纳楼楼长是最合适不过了.我想可能要找到象我这样白天在家里睡觉的年轻人也确实不容易.于是也就当仁不让了.另外我也存了一份私心,如果能在业委会遇到几个漂亮mm,也算不虚此行.

两湾新城的各幢楼都以欧洲的城市命名,既洋派又大气,哪象现在都叫什么什么新村,我们都看不起.每一幢楼选出一位楼长参加业主委员会.象我就是我们维也纳公寓的楼主,尽管我连隔壁住的是谁都不知道.

打完电话,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匆匆洗了个澡,随便找了一条裤子套上就走.一转眼的工夫,就到了金爵士会所.说到这个会所,现在我还是一肚子的气.买房的时侯,售楼小姐说的天花乱坠.什么温水游泳池附带水族馆,二十四小时健身房.等到交房一看我的妈呀!游泳池变戍了洗脚屋、水族馆就是一个金鱼缸.健身房倒是有,不过要交三千六百块年费先.没几天,会所就办不下去了,当初装修豪华的金爵士会所也成了业主委员会的欧式办公楼.据说马桶都是十四k镀金的.

meeting room

一进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敢情业委会为了省电,关闭了会所的空调,立刻金爵士有了一点桑拿加浪漫的味道了.李妈妈大嗓门开始点名了.

马德里老牛到了哦? 到了,好

慕尼黑麻皮呢?在

……

大家被李妈妈的点名逗的哈哈大笑.点名完毕,李妈妈清了清喉咙,拿起麦克风

“今朝,阿拉开会的是为了…¨

话音未落,场上嗡的一声,象马蜂炸了锅一般..

“我们听不懂啦!”

“讲普通话.”

“李妈妈,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讲上海咸话”

下边叽叽喳喳吵成了一团.李妈妈也算是见过世面的,马上改成上海腔国语.

“大家说的对!以后在咱们业委会就应该大力推广普通话.现在不是流行八荣八耻吗,咱们再给它加一条,讲普通话光荣,讲上海话可耻,侬讲好哦?”

大家哄堂大笑,这是哪跟哪呀!

“今天叫大家来,主要是讨论一下两湾新城引进小区商业的问题.大家有什么建议可以畅所欲言,畅所欲言,阿混你先说说,阿混可是我们当中的知识分子,大学生,大家鼓掌”

本来我一直在业委会中扫视,寻找当中有没有我未来的另一半.李妈妈一声吼,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李妈妈一边说,一边把麦克风递给我.我一个箭步蹿上讲台,正准备发表一番宏论,就听到台下吼哧笑了起来.

糟糕,我的LEVIS又给我惹祸了.

Categories: 上海双城记